首頁 > 選情評論

【星期專訪】中研院社會所所長蕭新煌︰國民黨無改革派 選民唾棄 2014-12-01

照片 中研院社會所所長蕭新煌專訪。(記者張嘉明攝)

記者鄒景雯/專訪

中研院社會所所長蕭新煌指出,這次的九合一選舉反映民心思變,是一次寧靜革命。選民透過選票反政治世家、反傾中財團。檯面上的政治人物,幾乎沒有一個以國民黨改革派自居,偶爾看到的talk show,這是騎牆派、因循派。因此大家認為要真正給國民黨唾棄一次。

民心思變的一次寧靜革命!

Q:您如何看待這次選舉的結果?

A:過去這一年半,台灣真正在地殼變動,從地方開始做民主的鞏固。二千年反對黨執政,我們定義台灣已經從民主轉型到民主鞏固,但實際上只是換總統、行政院長與一些部長,並沒有覺醒,也沒有記取教訓。為政治轉型應該有的正義,還沒有落實,這點民進黨沒做好,因此才有二○○八年又回到威權時代,的確是挫敗。

去年八月的白衫軍以後,今年三月的太陽花學運,八、九月的食安問題,讓我們看到:台灣的民主真的沒有鞏固。再者,民主的治理也是一團糟,中央沒有人拿出主張、負起責任來。其中,尤其是太陽花,這些年輕人與公民團體讓人佩服,他們強調的不僅是民主程序、代議政治出了問題,而是事涉兩岸。

食安也與中國有關,也就是兩岸權貴資本主義的興起。大家覺得沒有獲益而且受害,最原始的身體的害,這買辦經濟對台灣一無是處。政府又拿不出辦法,還拿中韓FTA來丟人現眼,傾中政策完全失敗。因此,這五季以來,大家感受到民主挫折,擔心兩岸。內政不行,外交更差,政府裡外不是人,而且是把台灣廉價地賣掉。

就民主鞏固來說,這次選舉出乎大家意料的好。有點很弔詭,從理性選民的概念來看,國民黨本來就該大輸;兩岸屈服於中共的淫威之下,民主改革無成、民生問題毫不用心,這種狀況下,在任何民主政治下早就該唾棄了。但是為什麼一般人還是心有餘悸?這有幾個因素:第一,台灣人民畢竟還是比較溫和保守,其次會區隔中央與地方,第三是派系。

這次國民黨的崩盤,顯示台灣的確存在理性選民,他們認為再溫和下去是對不起自己,於是用選票表達意見;或是以更溫和的方式,不出來投票,如淺藍選民,也就是保守的變冷漠了。還有所謂的「三民主義」:公民(公民認知要做國家的主人了,公民主義真的出現)、庶民(一般的人民)、還有網路公民。

過去我對網民有些質疑,認為他們只會按讚,可是自洪仲丘事件以後,我認為網民的確有其動員力,這是社會運動的新形式。而這次選舉,不但是新形式,而且動員了公民,讓庶民也感動。

選民同時認為,中央執政不對,地方要付代價,過去區分中央與地方的教訓不夠。目前國民黨的執政確實是非不明、賞罰不公、因循苟且,於是這次中央與地方一起算總帳。這是對中央執政的全面失望,地方又沒有及時表現得令人另眼看待。民心思變是必然的道理。

此外,派系這次也失靈了,不是民進黨經營派系有多好,而是派系感受到是時候要改變結盟對象了。台中市是最明顯的,選前一週讓我最感疑惑的是名嘴一看到歌劇院就說不得了,一定會翻盤,這是都市人的驕傲與偏見,台中市愈是強調原台中縣人看不到的東西,這不是更增強相對剝奪感嗎?選前,有人也一直說台中縣派系已經完美整合,但我一直在看,沒有確切消息派系真正有在動員。我只看到一次,紅黑兩派與馬英九同台,這是做樣子,卻沒有任何追蹤。我認為台中派系已經在「自求生路」了。

敗選談話 未記教訓、誠意不足

Q:國民黨失敗更深層的原因何在?

A:這次,國民黨在輸的地方是大敗,贏的地方也是非常勉強,如新北、苗栗、南投,若把苗栗非國民黨的得票加起來,國民黨是輸的。這原因出在中央執政差勁,大家都明顯地知道馬英九對民主主政的態度非常有問題,而且是反民主。那麼為什麼沒有改革派?朱立倫被看破手腳,王金平只會以馬英九執政下的受害者自居,蕭萬長、曾永權、胡志強,也都不是改革派,他們都是利用馬英九沒做好,於是想取而代之,但又不願意站出來大力改革。

檯面上的政治人物,幾乎沒有一個以國民黨改革派自居,偶爾看到的talk show,這是騎牆派、因循派。因此大家認為要真正給國民黨唾棄一次。

這次的投票率,全國是六十七%,新北只有六十一%,其中有中央執政因素,新北也沒那麼好,儘管他們做了廣告,卻無法感動人,當然還有朱立倫驕傲,看不起游錫堃。這整個看起來是一次從地方開始的寧靜革命。國民黨中央黨部架起了拒馬,這絕對是心虛,大可不必,而且不應該這樣子。從國民黨敗選的談話來看,恐怕還是沒有得到教訓,即使馬英九說人民的聲音聽到了,這聲音也是微薄的,一點誠意也沒有,他的誠意比朱立倫的誠意還差。

我相信這次年輕人出來投票的多了,同時也帶動了婦女、老人出來,把公民、庶民、網民全都網羅了,也就是人民的力量再現。這次是展現在地方,某個程度來說還是有其極限,地方選舉不會影響大局,不是冒險,不過這樣慢慢習慣後,對於將來大規模的選舉會有幫助,這次是累積的一步。

這次選舉很有趣的是,反政治世家,在地方已經發生了。例如桃園的吳家,過去沒有一個人講過鄭文燦會贏,可是從開票一開始,發現他有希望,我納悶為什麼?又看到朱立倫到了兩個鐘頭後才開始翻盤,真是懷疑這數字有沒有弄錯?這些都是政治家族。連勝文更不用說了。三大政治家族,都不是地方派系而已,他們是長期在國民黨得到好處的人,現在又想利用國民黨的式微來賺取自己的另一個天下,選民認為這個有問題,大家不是那麼笨。也就是說,政治世家的世襲,又不拿出一點作為,還是想在國民黨的衰敗下取而代之,只是權力的轉換而已,不是用權力來改革。

還有,反傾中財團。傾中財團已經沒有用了。如郭台銘到處在賣他的投資權,而且已經廉價化。照理在地方賣應該有用才對,但是要早賣,過去十天之中,當他每次提出,大家就講你到底投資了什麼?結果沒有,於是這點也失效了。所以,投資牌不能選前才投資,捷運、歌劇院這種臨時抱佛腳的,也都沒用。另一個傾中財團就是造成食安問題的頂新。

這次也看到一些建設牌的失敗。每次到台中,就讓我想到殖民,桃園則有航空城,都與土地有關,都與財團獲益有關。台中與桃園最大的區別是,台中整個圈起來,像個鐵皮的城堡,桃園更明目張膽的用鐵絲網圈。這些地,有些原本是老百姓的。於是土地歸政府,利益由財團分享,人民是倒楣的。這兩個最會圈地的地方這次都失敗了。新北,也有圈地,頂新的味全就是。為什麼二十二K發酵,為什麼得到好處的不是我們,你越講,我越有挫折,越有受害感。

民進黨應清理人民受損清單

Q:選後,對兩岸方面的影響是什麼?

A:對於這次選舉,中國會承認事實,但是他會說這只是地方選舉,未來要接受九二共識。我想,張志軍事前應該已經看到台北台中會輸,但是他恐怕也沒想到會輸得這麼慘。共產黨的重點是抓大的,他應該看到了大局。但是我們要小心,今後他會更加強對台灣各階層的滲透。以前是對國民黨,現在是對企業、農民、知識份子、人民團體,都下了很多功夫。我們看到台灣選民目前是錢照賺、票照投,而且不投給你要的人,這是非常聰明的。但是要注意,最近路透報導中國對台統戰大集結,最近一期的中國評論自己都在談台灣的統派在哪裡。這些列名的統派,是服膺外國為宗主國的統派,非常不應該。

剛說到過去這五季以來,台灣一直在修補民主,因為台灣是新民主、幼稚民主,何況要去面對極權的不民主對手,他是一聲令下全部動員,他對台灣是打仗,台灣從國民黨以降這一輩人,是在與他做正常生意,這是開什麼玩笑?沒有敵情觀念,沒有戰略思考,沒有戰術做法,一定輸。

民進黨與其要急著找一個取代國民黨傾中的修飾做法,不如嚴肅地防範統戰對台灣的不利,清理國民黨政策下人民受害受損的清單。現在就要大檢討兩岸政策,來做為訴求,而後提出民進黨認為最符合台灣利益的兩岸政策。大原則不難,就是對等,民主程序,以及透明化。

縣市長當選名單

地區 當選人 政黨
以上資料請以中央選舉委員會公布為準
更多專題
電腦版手機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