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選情評論

白話醫學倫理 2014-11-25

◎ 蘇冠賓

醫學不只是技術與科技,而是交織著人文、人性、心理、社會與法律等等不同層次的議題。醫學充滿不確定性,特別當牽涉到倫理議題的衝突,常常不是對錯的分割;每當有Medical Ethics Conference(醫學倫理研討會),大部分不也是沒有定論?醫事同仁爭得面紅耳赤?這些問題不只「死亡判定」、「器官捐贈」,還包括「臨床教學」、「人體試驗」、「精神疾病強制醫療」…的問題。從事愈多「先進、積極」的醫療,就會面臨愈多醫學的不確定性,就會面臨愈多醫學倫理的議題及衝突。

試想,如果要迫害精神科醫師,或抹黑、阻止精神科醫師參選,只需要把該醫師「強制住院或強制治療」的「案例及論文」拿出來檢討,然後暗示有「侵害人權」之虞,即使每個案例都有經過「強制治療審查委員」的認可,異議者當然還是會得到很多的共鳴。不像大部分「器官捐贈」的家屬(病人已經不在了)可以出來聲援移植團隊,被「強制治療」的病人絕對不會總是站在精神醫療團隊的一方。

另外,如果要迫害科學家,或抹黑、阻止科學家參選,只需要把該學者「動物實驗或人體實驗」的「論文或專利」拿出來檢討,然後暗示有「侵害動物權、人權」或「利益衝突」之虞,即使每個案例都有經過「倫理委員會」的審查認可,這些攻擊還是會得到很多社團或組織的共鳴。為了一時的選舉,來傷害台灣多年的醫學及科學發展,這難道這是我們樂於見到的?

(作者為中國醫藥大學神經科學與認知科學研究所所長,身心介面研究室主持人)

縣市長當選名單

地區 當選人 政黨
以上資料請以中央選舉委員會公布為準
更多專題
電腦版手機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