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 > 選情彙報 > 臺北市

李紹榕挺柯:挽救眾多等待器捐者命運 2014-11-22

〔記者曾韋禎/台北報導〕國民黨立委指控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涉嫌活摘器官,昨引發全國醫界強烈反彈,各專科醫師紛紛在臉書提出專業見解,更痛批提出質疑的國民黨立委本身也是醫師,竟會輕信「害死病人」的研究能上國際期刊,可說是有基本能力上的問題或存心惡意攻訐。

李:蘇清泉、廖國棟危言聳聽

萬芳醫院外科部副主任李紹榕(見上圖,資料照)昨早撰文指出,在兩次腦判完成才能捐贈器官的一九七○年代後期之前,所有的器捐都須在心臟停止跳動、被判定死亡後才能進行,所以稱之為non-heart beating donation(NHBD,無心跳者器官捐贈)。而在心臟停跳後,身體所有器官都處於缺血、缺氧狀況,必須儘速灌入血管擴張劑、抗凝血劑等以保護欲摘取器官。Phentolamine是用來擴張血管的,而heparin是抗凝血劑,絕非蘇清泉、廖國棟兩位醫師立委質詢時的危言聳聽。

李紹榕指出,在檢察官完成死亡認定的法定程序前,很多器官就在等待的過程中隨風而逝;就算能即刻判死,送進開刀房、召集所有移植團隊的等待時間,一樣是器官存活的關鍵要素。柯文哲以葉克膜團隊的成功經驗,巧妙地運用於上述難以控制的臨床應用,確立了器官的保存及延緩缺血傷害,挽救許多原本注定要失去的器官及眾多等待捐贈者的命運。

李紹榕質疑,蘇清泉身為心臟外科醫師,不知道NHBD的葉克膜應用,只能說是跟不上時代的進步;蘇清泉身兼醫師公會全聯會的代表身分,竟會相信謠言、相信台大醫院可以容許「害死病人」的研究倫理,可說是對全體醫界的侮辱。他也質疑國民黨立委廖國棟身為一位醫師,竟輕信「害死病人」的研究能上國際期刊,可說是基本能力有問題或存心惡意攻訐。

陳志金:消極不作為 辜負器捐者

奇美醫院睡眠中心主任陳志金也發文指出,這些患者都是「臨床上腦死」或「無治癒希望」者,且家屬的意願是想發揮大愛,讓自己親人可以遺愛人間,絕無強迫捐贈或死亡後說服捐贈的問題。只是法律遲至二○一二年底才修正通過,所以之前的醫師多是「消極不作為」。

陳志金強調,如果柯文哲當年選擇「消極不作為」,等修法後才做,不只讓台灣的移植醫學和葉克膜落後十二年,還辜負了想要捐贈器官的病人與其家屬的一片好意,更對不起當時許多等待的受贈者。

縣市長當選名單

地區 當選人 政黨
以上資料請以中央選舉委員會公布為準
更多專題
電腦版手機版